当我被马其顿拒绝入境之后…

posted in: 短篇故事 | 0

从前一直很好奇那些到了边检站才被拒绝入境的人要怎么办?可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这种事居然发生了在我自己的身上……

凌晨四点四十三分,当列车离开塞尔维亚国境,到达马其顿一个毫不起眼的边境小镇,边防警察便循例上车检查证件。我安静待在车厢里,一心计划着待会放下背包之后应该先去哪里玩比较好。到我的时候,边防警官很仔细地检查着我的证件,弄得像我会非法入境似的。

忽然间,警察大叔用马其顿语对着我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堆,完全没懂。然后他又改用德语单词喷了我一脸,依然没懂。最后请了塞尔维亚籍的列车员客串一下翻译,我才知道,虽然我持有申根国居留证,但期限在五年以内,所以不能直接入境,需要办理签证……那一刻真的是心如死灰,因为心虚,当时连我也认定这就是自己不仔细看领馆签证要求的恶果。既然是自己种下的恶果,那就该默默吞下去。但是后来我有认真查过,领事馆根本就没提及这个问题,所以这绝不单单是我的问题……接下来,大叔跟电话那头用我听不懂的语言交涉了许久。列车员看我一副搞不懂状况的样子,便偷偷告诉我,他们是在讨论要不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我过去。

假如他们放过了我的话,故事到这里也就结束了。所以呢,很明显最终我还是被赶下了火车,带到边防人员休息的小破屋里。临走前,我随口问了列车员一句他们想干嘛,他轻轻摇摇头,答到: “I think they may send you back”。我: “……what?!”

然后呀,我就在小破屋一直等啊等,也不知道等的什么,大概是在等下一趟可以把我送回去的火车吧。
期间,边防大叔一直用一些英语和德语单字夹杂着与我对话:

“Smoking?” 大叔点起了烟。

抬头一看禁止吸烟的标志正好映入眼帘,”No.”

“friends?”

“I am sorry?” 沉默了两秒,”Oh,I don’t have friends there.I am solo tourist and just want to visit the city.”

“China?(德语发音)” 大叔憨厚地笑了。

“Ja. Ich komme aus China.” 我觉得有点尴尬,说完便埋头玩手机了。

“Coffee?”

“No,thanks”

说实话,此时此景,我真的没有心情喝咖啡。一想到不但得坐差不多十个小时火车回去贝尔格莱德,而且已经订好了的酒店和科索沃回去的机票都作废了,我能不郁闷吗?可是,我又可以怎么样呢,毕竟肉在砧板上,这种时候也只好在这个没wifi,手机也无法充电的地方,度秒如年,静候窘迫的来临。

一个小时后……

外面阳光明媚,鸟语花香。大叔睡着了,打着呼噜。我因为只有张没有靠背的破椅子,想睡觉也睡不安稳,但想玩电子设备又没有电了,只好默默拿出纸笔开始记下这一点一滴的感受。

写着写着,又一个小时过去,大叔被他那非常有马其顿特色的手机铃声弄醒,跟着开始了新一波的沟通。我站起来松松身子,却无意中瞥见下一趟回塞尔维亚的车是九点后……心,有种再次被捅了两刀的感觉。既然睡不着,跟大叔又无法沟通,便只好在门外坐着发呆。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趟只有一节车厢的小火车停了下来,然后车头开走了,只留下了那节车厢静静等着。它的境况大概和我相差不远,既然不知何时能离开,也就只好展开漫长的等待……

八点整,一台军车开到了门口,大叔让我跟着他走,我这时才发现原来他身上是有枪的。然后大叔送我去了一个比较大的公路边检站,签了一份被拒绝入境的声明后,又继续漫无目的地等待……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突然有点想哭。也许是因为对未来的一无所知,也许是因为在异国他乡感受到了无助。然而,我没想到前方迎接我的不是无助的结束,而是更多的波折与疲惫。

过了一会,另一个边防人员帮我截了台mini bus,说是要把我送回去塞尔维亚一个比较大的边境小镇。其实我别无选择,那刻心里只有一个祈求:只要可以去到一个像贝尔格莱德或者尼斯这种有机场的地方,让我离开这个国家,这就够了。

在再次进入塞尔维亚边境的时候,又被各种听不懂的塞尔维亚语炮轰,吓得我以为他们刚让我出境就不让我入境了,还好最后还是顺利通过了。

然后,我就这样被送到了一个叫不出名字的小镇。开迷你巴的老爷爷倒是很热情地跟我说了一堆有的没的。大概是见我太可怜,不但不收我车费,还请我吃了早餐和咖啡。我很想好好感谢他,可惜无奈我真的一点也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我们唯一能交流的时刻除了手语就是一些德语单字。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会英语的年轻姑娘给我翻译,才知道这种偏僻得连去首都都没有直达车的地方居然还有汉语志愿者老师在教中文,肃然起敬……本来想去拜访一下,但挣扎了好久,觉得自己今天的事太丢人了,实在不好意思再去麻烦同胞,最后还是决定乖乖留在巴士站晒太阳。

正午11点,阳光毒辣,总算等到了一趟去Bujanovac这个地方的巴士。其实我不知道这里是不是真的可以回贝尔格莱德,但既然一群当地人都说没问题,我也只好信了。事到如今,我只希望今天天黑之前能抵达一个稍微大点的有酒店的地方。

穿过了无数比中国乡村好不了多少的破瓦房,总算来到这长途汽车站。然而不出所料,这里真的不收信用卡,我只好背着那个大背包跑了很长一段路去找银行。好不容易买到车了票,卖票的老爷爷却表示:巴士延误了,你慢慢等吧。

我!的!天! 我的愤怒已经到了极点! 就算老天要欺负我也不能太过分啊!!! 可是,然并卵。 这种场合下发脾气也于事无补。 结果还是只有那条路可以走,等。

上到车,人早已筋疲力尽。睡得模糊之中,再次在某不知名的车站被赶下车,这次据说只是换乘。我也无暇多想,拿好行李赶紧下车,不然说不准又会被送到某个穷乡僻壤去了。

晚上九点三十过,人总算平安无事再次抵达塞国首都贝尔格莱德。下车那刻,突然发觉这座城市事实上是那么地亲切可爱。截了一辆出租车回到小伙伴宿舍,当见到她们时,眼泪几乎都要下来了。

“好高兴再见到你。”

“没想到昨天才感慨不知何日才能再相见,今天就再见面了。”

“给你留了碗汤,快喝吧。要不要给你下个面?” 习惯性地想回答“谢谢”,但早已哽咽得说不出话来。而那碗热腾腾的汤和香喷喷的面条,看似简单,却满载着人间温情。

小伙伴妖妖评论道:”每当不开心,就可以读读你这篇长文!人间还有更悲惨的人~” 正所谓,人生在世,岂能事事尽如人意。也正是这些奇奇怪怪的经历,成就了那些精彩独特的人生。当然,经过这次的事,我也深刻体会到人品的重要性,我想我也是时候该好好修心养性,存存人品再重出江湖……

而我没意识到的是,原来坏运气是会传染的。临走前,我跟妖妖半开玩笑道:“伊斯坦布尔那么危险,你别在那转机回国了啦。” 一周后,6月28日,我这位好伙伴便滞留了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阿塔图尔克机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